当前位置: 首页 > 平台新闻 > 正文
英国V&A博物馆重开 欧洲最大和服展回归

日期:2020-09-09 23:47:01

2020年2月底,英国V&A博物馆呈献了欧洲境内的首场和服大展“和服:从京都到T台”开幕。因为疫情影响,展览曾暂停对公众开放。近日,随着英国V&A博物馆重启,这场欧洲最大和服展回归,展期也顺势延长。

此次展出的超过315件展品,一半来自V&A博物馆馆藏,其余来自英国、欧洲、美国、日本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慷慨借展,展品还包括了为此次展览特别制作的和服,将揭示和服从17世纪60年代至今对日本乃至整个世界,在美学和社会方面所产生的意义。

关于策展

和服是传统、永恒和一成不变的?No!

策展人安娜·杰克逊是V&A博物馆亚洲部的负责人,特别负责博物馆在日本纺织品和服饰方面的馆藏,专注东亚地区特别是日本收藏近30年。

作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象征,和服在人们眼中通常是传统的、永恒和一成不变的。而此次特展就是要试图打破围绕着和服的常规观念,将服装定义为一个动态的、且不断更迭的时尚标志,展现和服在当代语境中的重生。

“和服既是本土的,亦是国际的,在不断的演变和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坚守着‘日本’属性。最令我们观众感兴趣的是可以通过展览看到陌生与熟悉在时尚中交融共存的可能性。其本质是一种文化混杂 (hybridity),且结果是因将不同的元素并置而产生了崭新的效果,但与此同时又显示出对本源文化的认可与尊重。”安娜希望通过这个展览,每个人都可以找到相关性。

与以往博物馆展览悬挂衣服不同,本次展览不再着力体现服装如何巧夺天工,而是首次以量身打造的人体模型来展出和服,立体地彰显出和服时尚史的丰满性。而展览中的绘画、版画、影片、服饰配饰和其他展品也将对和服提供更多注解,帮助大家了解和服非凡的风格、吸引力和影响力。

“这个美丽的和服特展宛如礼物般珍贵,是赐予每个人的礼物。”视觉艺术家、电影与舞台美术指导、服装设计师叶锦添在参观完展览后说。

关于展览

和服:从京都到T台

作为日本民族服饰,和服起源可追溯至公元3世纪。奈良时代,日本遣唐使获赠大量朝服后,日本开始效仿隋唐服饰,至室町时代,和服在沿承唐朝服饰基础上改进,而和服腰包则是受传教士穿长袍系腰带影响而创造。江户时代是日本服装史上最繁盛时期,其时男装、女装基本格局已定,明治时代定型后一直没有太大变化。

从17世纪开始,和服一直被赋予丰富的文化性,至今还能在T台不断看到关于它的新创意。性与秘密、政治与权力、时尚与电影、焦虑与影响力,所有这些都可以在和服中找到。在这场被誉为“野心勃勃的时装秀”的展览中,分三个部分优雅地揭示了看似简单、显然一成不变的和服在面料褶皱中承载了几个世纪的文化和想象力。

第一部分从17世纪中叶开始追溯和服的发展,重点探索了江户时代和服在样式与图案设计上的变化。

江户时期,充满活力的时尚文化开始在日本涌现,演员和艺伎成为潮流的定义者。而越来越多的富商阶层希望将最新的潮流穿着在身,从而彰显他们的自信、品味和富裕生活。和服的服饰结构相对简单,这使大家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它的表面——如何通过精妙的技术来创造华丽的花纹和图式。

  17世纪中叶,和服首次出口到了欧洲,它迅速对当地的服饰风格产生影响。同时,海外的纺织面料也被引进到日本,并被加入到和服的制作中。面向荷兰市场的日本服饰、以及用法国锦缎和印度印花棉布特制的和服,是为数不多早期跨国交流的见证者。这些展品展现了因全球化贸易而产生的东西时尚交融。

展览中展出了一件詹姆士·道尔林普爵士的藏品,这件来自苏格兰的豪华和服于1711年制作完成,反映出当时欧洲的富人将和服风格与晨袍相融合的风尚。

第二部分展示了和服在全球的影响力。

19世纪晚期,日本主义艺术在欧洲达到高峰,包括莫奈、梵高在内的很多欧洲印象派大师都曾受到日本浮世绘艺术的影响,和服也风靡于欧洲社会。那些乐于展现自己独具艺术慧眼的人们,会在高级百货公司购置和服来彰显她们的品味。日本也开始在出口和服上刺上“海外专供和服”字样,以回应世界各地的喜爱。同时,日本国内的和服市场也因欧洲的纺织技术和化学染料发生了许多转变。比如,日本工匠会特别针对外国顾客的需求对和服进行改造,同时积极引入西方新式纺织技术和化学染料。

 和服对西方时尚影响最大的时期在20世纪早期。欧洲设计师开始大量从和服中寻找灵感,在时装中融入宽松舒适的日式风格,取代传统的欧式紧身设计。高定鼻祖保罗·波烈、褶皱面料之父马瑞阿诺·佛坦尼和斜裁创新者玛德琳·薇欧奈因受和服的启发,摒弃了紧身的剪裁,转而钟情用松身的层次感来做设计。

第三部分展示了20世纪以来和服对时尚界与流行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

和服一直持续影响着全世界的时装设计师,汤姆·布朗、杜罗·奥罗伍和山本耀司的设计,演绎了和服潜藏的可能性是如何被重新诠释和再创造的。其经久、通用的特质也让它成为了许多电影和表演的理想服饰。

 不可错过的展品包括日本“人间国宝”森口邦彦设计的和服以及亚历山大·麦昆为比约克设计的和服裙——她曾身穿这件和服裙拍摄了专辑《Homogenic》的封面照片,还有三船敏郎在电影《椿三十郎》穿的衣服、奥斯卡获奖影片《艺伎回忆录》中的服饰以及麦当娜在音乐短片《Nothing Really Matters》中穿着的由让·保罗·高提耶设计的全套和服。

 除此之外,还有约翰·莫洛和特丽莎·比格以和服为原型设计的《星球大战》演出服。展品中也有出自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川久保玲(Rei Kawakubo)、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之手的服饰,从他们的设计中可以了解和服如何源源不断地给时装设计师带来灵感。

同时,当代日本也正经历着和服的回潮。设计师齐藤上太郎设计了和服的T台走秀款,艺术家高桥广子不断尝试打破艺术和时尚之间的壁垒,也有越来越多像Rumi Rock和Modern Antenna这样的独立小型设计师工作室,正努力使和服更休闲和日常化。这些新式和服与和服衍生品的产生,对于理解西方文化的创造者如何构思日式服装很重要,提供了从17世纪到21世纪和服对西方想象力的巨大影响和深刻见解。

在经过了5个展厅之后,展览以一部时长为1分零8秒的剪辑影像作为结尾,呈现了电影中出现的和服形象,包括《杀死伊芙(Killing Eve)》,《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的片段,麦当娜的影像资料和大卫·鲍威在舞台形象。